日志样式

黎家维》民进党逼陈时中脚踏两条船 - 观点 - 言论

日前台北市云林同乡会理事长交接,蔡总统带著卫福部长陈时中登台,随后,国民党有意角逐台北市长的蒋万安则偕同云林县长张丽善出席,选举前哨战的气氛呼之欲出。作为中央抗疫最高指挥官的陈时中,人气与民调支持度一直居高不下,但此时国际疫情与台湾疫苗取得的前景未明,指挥官处理这些难题恐怕已无暇他顾,但陈时中近来不仅去职篮开球,又与总统同台出现在政治气氛浓厚却和陈搭不上边的云林同乡会,很难不让人联想到选举。

各界已盛传陈时中可作为民进党问鼎双北,甚至桃园的“活棋”。确实,这3个直辖市市长人口众多,选举成败直接影响2024年总统大选的布局。而蒋万安角逐台北,侯友宜争取连任,对民进党而言都是强敌,陈时中的高人气在这两地都有一搏的胜算,就算民进党内部派系竞争再怎么激烈,终究也敌不过党中央的胜选考量。民进党当然不会白白浪费陈时中的光环,只不过要把他放在哪里,却一直是个难题。因此与其说陈时中是个“活棋”,倒不如说民进党对他的“政治价值”仍“举棋不定”。

首先的难题是要把他放在台北市还是新北市?其实无论何处,不只有希望翻转政治版图,更有斩断蒋、侯两人更上层楼的立即效果。然而侯市长在2024年的选战角色上恐怕比蒋万安更有想像空间,直接空降陈时中封杀其连任之路,更有助于民进党扫除较立即的隐患,价值显然更高,只不过侯市长民意支持度也不低,且挟现任优势,这场对战难度或许更在台北市长之上。

双北战局其实已经明朗,但真正影响陈时中投入选战的关键,恐怕还是疫情的控制。目前世界各国疫情起伏不定,变种病毒与疫苗施打都存在变量;加上台湾疫苗取得与施打速度落后,未来面对其他国家国境开放的压力时,国门在群体免疫不足下被迫打开,可能成为疫情的新破口。如果少了陈时中,面对疫情可能的变化或失控,蔡政府中谁又能扛得起?!

于是蔡政府既想利用陈时中在选战中发挥政治效应,但却又担心把陈时中抽走后,防疫变量一旦出现,将让绿营面临彻底崩盘的危机,所以只能让他继续先“脚踏两条船”,保持观望,以求稳妥。反观如果全球疫情趋缓,国人疫苗接种顺利,陈时中投入选战的机会自然增加。

另一个真正的两难在于,陈时中这活棋要用在2022年还是2024年?陈时中的人气只用来巩固地方选举的盘,会不会太过“可惜”?如果继续把他留在中央防疫,或是更上层楼担任副阁揆,会不会对民进党往后的大局更有助益?这些恐怕都让民进党更难抉择。

况且2024年不能排除柯文哲市长与赖清德副总统参选总统,在这场“医师”的战争中,具有相同背景的陈时中或许将成为民进党总统参选人急欲拉拢、攘外安内的搭档红人,2022年把他绑死在地方,2024年还必须得另寻黑马抗衡。

蔡总统带著陈时中跑趴,又默许立法院修宪议程开跑,试图移转8月4项公投的焦点,即便党中央的选对会仍未成立,选战模式已逐渐打开。现在虽未到掀底牌的时刻,但与其说要等待国民党主席改选后再出牌,真正关键恐怕还是卡在疫情的变量上。陈时中至今不敢清楚表态转轨投入选战,亦正显示出对这方面仍有顾虑。毕竟,陈时中的光环来自防疫的成效,一旦破功,光芒消失,活棋瞬间也可能变成死穴!

(作者为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副研究员)